作品人物小说创作的这些误区,你中了几招?(一)

作者:江山文学网长篇小说主编吉林老兵

我重要和大家交换三个问题:

一是如何处置作品的“简与繁”

二是如何处置情节的“勾与连”

三是如何处置创作中的“实与虚”

其实,这是三个很大的问题,但我只想、也只能从最具体的方面入手,探讨一下小说毕竟要写多长、情节怎样能更紧密、人物描绘如何才干更有画面人。

一、如何处置好小说的“简与繁”问题

这里先澄清一个问题,就是作品的字数问题。一部小说,毕竟要写多少字,有些人很有迷惑。这也不怪大家,有人把小说分成短、中、长篇幅;我们江山文学网不一样有限制吗?不足八万字的不能发长篇连载。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限制,在有些作者意识中,以为小说越长越好;越长越阐明有程度,越阐明作者有才能、是高手。于是乎,在动笔之初,便定下了字数的目的,十万字、二十万字,甚至百万字。可一旦写到理屈词穷的时候怎么办?那就应了一句老话,“文章不够例子凑”。一句话拆开说,一个故事离开讲,扩大、膨胀。就像一烟口袋玉米粒,立即崩出一麻袋玉米花一样。这就是我们常说的“堆字”。这样的作品让读者读起来既乏味又冗长,更不符合当今网络文学“快餐”的发展趋势,这就是定字数的弊病。 其实,从简到繁易。只是磨叽着写、啰嗦着说罢了。但如果真的从繁到简,把作品精炼化,塑造骨骼、贴紧肌肉、精炼情节,这才是最难的。大家应当清楚,作品的长短,不取决于限定的字数,而取决于控制的素材、表达的主题。一部好作品,千万不要头昏脑胀地“憋”出来,而要行云流水般地“淌”出来。自然而出的作品,流到长篇就是长篇,淌到短篇就是短篇,不要人为去寻求长短。 我今天只讲给作品“消肿”的问题。这也就是我以为的许多长篇作品很一般的原因,但要将此长篇作品浓缩成短篇,那绝对可以称为精品。

“消肿”一:适当搜集素材,按主题思想自然应用素材。

断定好主题,积聚素材是基本和要害。素材越多,选择应用素材的余地也就越大。如同盖房子一样,建筑资料多,才干把质量好的资料用上;否则,破砖头、烂瓦片都用上,甚至还不够,那这房子是优质工程吗? 但素材的积聚也不能多多益善。这话好像很有抵触,不是素材越多越好吗?老兵这是在胡说。其实不然,我们有好多的作品,写了很长,素材也不相互重叠,可作品读起来总没有畅快淋漓之感,总是感到有“堆砌”之嫌,为何?就是因为素材多了。 素材多了,有些作者就以为,好不容易积聚的素材,不用上岂不惋惜了?于是,就像往墙上抹泥一样,反正哪不平就往哪贴,缺少对素材的选择。成果作品非但没有增光添彩,反而是画蛇添足,成了无数处的“败笔浓墨”。 所以,选材切要缭绕主题,选材可以多,但用材必定要精。选材就好比请人吃海鲜,你却提着篮子跑到市场海鲜、蔬菜统统整回来一筐,海鲜宴变成大杂烩宴,你让客人咋吃?这就是素材偏离了主题,这样的作品能不“胀”出来吗?一句话表述:多选材,用精材。

“消肿”二:小说是“人”的艺术,不要过多写景煽情。

这个问题,其他老师也都重复强调过。小说是写人的艺术,写景、抒情、叙述,只是小说的衬托,不是作品的主体,描绘人物才是小说的基础。 现在,有的作品一章节四五千字,有三千字写景,只有少量的笔墨去描绘作品里的人物,那不就成了散文了?还有的作品,人物描绘三言两语,接下来大批的笔墨用在感慨、猜测、推理等叙述中,那不成了杂文了?篇幅增添得快,情节推动得慢,作品如同推磨转圈,焉能不胀。 写小说,要多参考一下电视剧的表示伎俩。多描绘人物的语言、行动、细微动作,对环境、气象、建筑的描写,仅仅限于能体现、衬托人物的心坎感情为宜。最终表达作品主题,还是通过人物行动,通过外在的喜怒哀乐来反应心坎的真正意思。 但在描绘人物时,有时候还会“胀”出来。这就是无论共性和个性的特色都往上写,这就显得包袱。比如写人,共性的人不都是两条腿支个肚子,肩膀头上扛个脑袋,再挂两只胳膊吗? 共性的东西少写或不写,必定要在个性的处所下工夫,才干描绘出此人非彼人,照着他的特色下浓墨。比如这个人是秃脑壳、刀条脸、酒精鼻子、斜楞眼,这种外在的、不同于其他人的特点,必定要抓住,写足;还有就是内在的特点,不是一眼能看出来的,只有通过言行表面出来的,如:粗声大气、唯唯诺诺、经常翻小眼皮、想鬼主张;再有就是衣着装扮上的特色,等等。如这个人就爱好穿裤衩子扎个武装带,那这就是他的特色,为什么不能写呢?必定要写。 这些特色要抓住。在特点方面费些笔墨,值得;在共性方面大刀阔斧砍些,应当。 同时,重要人物多写,次要人物少写,无关人物不写。这也是大家最容易犯过错的处所。 作品中,人物相互关联的很多,不必见一个写一个,每一个人都要详细过遍筛子,七大姑八大姨一个不拉,生怕“得罪”了某位。成果,笔墨跟着人物走,写来画去,把主人公都写“丢”了。 比如,有部作品,描写现代环境下的恋情,那与之相干系的他们父母的恋情、兄弟姐妹的恋情、身边同窗朋友的恋情,都会对这对恋人的爱情发生必定的影响,当然可以恰当描写下,以作为一种烘托。可作品中,却将爷爷奶奶的封建婚姻、甚至是朋友的父母的爱情都整上来;且是大批泼墨去描写,那可真是喧宾夺主。不但作品篇幅胀了不少,方向不是也跟偏了吗?这就是我们常说的“种别人的地,荒自己的田”。 写小说如同画树。有杆,有枝,有叶,越远离杆枝要越细,叶要越稀;主人公要重点写,次要人物要恰当写,无关人物不去写。否则,树就是畸形树,作品就是失重作品。 有一个难点,就是“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”。原因一方面是自己舍不得削,一方面是自己发明不了“肿”的处所。所以,要有丑媳妇不怕见公婆的英勇精力,让好朋友帮着看看。花别人的钱不心疼,砍别人的东西也不会意疼。但要找到真心有才能的好人帮忙哟。一句话概括:浓墨写人,淡笔写景。

“消肿”三:小说是“束缚”的技能,切不可信马由缰地任意挥笔。

现在的许多作品,已经露出了想到哪写到哪、信马由缰的个性苗头。反正是主人公不变,如同一个人在大海中畅游一样,到哪个岛吃点东西睡一觉,再接着游;遇到的事也是千奇百怪,正如“人生何处不折腾,不到蹬腿逝世不休”。成果,这样的作品可倒是丰盛多彩,但却混乱无章,东一耙子西一笤帚,没有限定在必定的主题思想内塑造人物。作者是啥都想写,却都写不深、写不透。违背了那句“千招会,不如一招精”的古训。 我常说,写作品要选择一个突破口,这个突破口必定要小而窄,但必定要深而透。这个突破口就是“束缚”。巨人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,“聪慧人普遍浏览知识,但却只精通一门去认识世界”。写小说要有辽阔的视野,但却从一点下笔去刻画人生。 把一个小问题想深写透,才干成绩一部好的完全的作品,理解这个束缚,才干把持信马由缰。比如,有一部反应校园爱情的作品,五朵金花、五对情侣,却没有主次,共性的东西写了五遍,个性的爱情特色几乎没有,那不是挥霍笔墨吗?抓住一对,其他四对作为衬托,从校园纯挚到社会残暴,从海誓山盟到分道扬镳,从坚定信心到终成眷属,必定要与出爱情在现实面前的考验与摔打,让年青人最后信任爱情、坚守爱情;而不是找个伴、玩一玩。这样的描述,既准确又有深意,才有启发意义。 作品的主题束缚,就如同铁轨上跑的列车,不但方向对,且要跑在正道上。否则,这车谁敢坐,这作品谁愿意看呢?简而言之:敞开思想,吝惜笔墨。 上述几个方面,就是强调如何把作品写得精、写得简,更能打动听。就像一沓一毛钱,和一张百元钞,人们会爱好哪个?有人说都要,答案不言自明。

二是如何处置情节的“勾与连”

未完待续……敬请关注知乎专栏:“江山文学苑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