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篆线条小篆大家之赵孟頫

历史上的有的艺术家只能用天才来形容,他们的成绩无法逾越;他们的名字绝无仅有,如李白,苏轼等。

同样,赵孟頫这三个字一经写出,再也无需任何的形容词。

工书法,精绘艺,擅金石,通律吕,解鉴赏,善诗文,通经学,这样的人历史上有几个?

元仁宗云:唐有李白,宋有苏轼,今朕有赵子昂,与古人何异?

被称为“元朝冠冕”的赵孟頫,小篆书法在当时独领风骚,只是其楷行书的成绩太高,以至于夺去了小篆的光芒。

赵孟頫的小篆作品重要为篆额,重要有《玄妙观重修三门记》、《张总管墓志铭卷》、《湖州妙严寺记》、《胆巴碑》、《杭州福神观记引首》、《光福寺重建塔记》等。

赵孟顺的小篆书风,首先是“二李”的“玉箸篆”作风,工整雅致,流丽优美。

赵孟頫小篆《杭州福神观记首引》赵孟頫《玄妙观重修三门记》篆额

上面两幅小篆作品,中锋行笔,圆起圆收,字形苗条,线条流美。尤其是“杭州福神观记”,字体显明拉伸,线条圆润,显明取法于李阳冰的《缙云城隍庙碑》。

而“玄妙观重修三门记”,结字则更加匀称,字形端整,线条圆劲。其中的“玄”、“重”字,引入几何中的圆形符号来美化字体,作品活跃活泼,艳丽多姿。这一伎俩在李阳冰的《谦卦碑》中比比皆是。

赵孟頫的另一类小篆作品用笔厚重,作风沉稳,显明的汉篆作风,代表的作品有《张总管墓志铭》、《胆巴碑》等。

赵孟頫《张总管墓志铭》篆额赵孟頫《胆巴碑》篆额一赵孟頫《胆巴碑》篆额二赵孟頫《胆巴碑》篆额三

上面的两幅篆额作品,重要特色一是用笔,一改传统“玉箸篆”的圆起圆收,大批引入方笔,时而方起方收,时而方起圆收。

其二行笔,开端提按顿挫,有了节奏变更,收笔处偶见飞白,如“上”字。

其三线条,有意将“玉箸篆”的弧线“截弯取直”为直线,如“管”字的“竹”部及下面的宝盖头;笔划转折处采取停顿搭接,使作品浮现出上方下圆的特点。

上述变更,使作品线条曲直相间,构造方圆兼备。用笔去除了花哨装潢,简略直接,作风一改李阳冰的流美雅致,浮现出宽博厚重、自然朴实的汉碑景象。是其作品为数不多的典型之作。

尤其是《胆巴碑》篆额,曲直线条的应用炉火纯青,游刃有余。结字醇熟,行笔秀美,将“玉箸篆”的端庄典雅与汉篆的宽博厚重完善融会。一向被世人称之为杰作。明代王世贞称“文敏篆书,配割匀整,行笔秀润,出规入矩,无烦造作,恍若所谓残雪滴溜,蔓草含芳之状。”

赵孟頫行楷书师法晋唐,小篆则上溯到汉秦,其学生杨载在《翰林学士赵公行状》中说“篆则法《石鼓》、《诅楚》”。作为元代“文化复兴”的旗手,赵孟頫师法古人,荟萃众长,自成一家。后人评价曰:高低五百年,纵横一万里,举无此书。

赵孟頫的小篆线条委婉劲健、结体匀称秀美、用笔方圆统筹。既是小篆发展在元代的延承,也是清代的小篆复兴的先导。

注:图片均来自网络,侵权删。